《夜曲》书评。

Categories I am a Nobody
Beng Mealea, Cambodia. By Leica M240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事实上,「浪漫」这个词儿如今早已透着些俗气的味道。幸好「浪漫主义」还没。

人们对浪漫的事儿总是有些追求,至差也会是叹惋之情。因为浪漫源于对现实平庸的麻木不仁的超脱,用更不理性的方式去实现理性里的一切,而对浪漫的追求往往意味着人们同时希望得到一件事的两面:美丽的过程,和美丽的结果。

百年孤独里的浪漫主义是有力的, 奥雷里亚诺对内心正义的坚决,面对战争,死亡,孤独总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发出最铿锵的灵魂之音。而黑石一雄笔下的浪漫是至温柔的,你很难想象如此平顺的故事和文字可以如此的撩动人心里最柔软的一些地方,但《小夜曲》做到了。

全书一共五个关于音乐的故事,没有开头,没有结尾,缓缓交代给你一些人,一些事,这很要命,因为以浪漫主义为核心的故事往往意味着和现实的格格不入,意味着故事的进展往往没有痕迹可寻,而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从不按照常理出牌,可牌的背面总是有绚烂的色彩,你看不清楚,却也放不下去。这本书其实是三个月以前读的,可如今提起,是因为仍然有一句话很难忘记,故事讲的是一个自诩大提琴大师的女人指导一个男人练琴,可这个女人自己却完全没有碰过琴,她说:我确实是一个大师,只是我的才能还没得到挖掘。这句话精彩的地方在于,它告诉你一个最残酷的事实:每个人都可能才华横溢,但我们并没有足够多的机会去看到自己的天赋,一生便已过去。故事的最后,两个人生并没有产生更多的交集,淡淡收场,就像一个声音悄悄的告诉你:什么都是可能的,但你永远不会真的知道。

而真的换成我自己的一句话来说,便是:如今的你我从未有过当初期许的那般好,但时光已然不可逆转。

于是我们回过头去看曾经走过的路,路上满是雾霾,太多的地方模糊不清,唯有一路的浪漫主义闪闪发光而已。你觉得呢?

以上。

写于2012年5月。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