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比高考会重要一点点。

Categories I am a Writer...
Cambodia, by Leica M240, 7artisan 35mm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悉尼的公交系统使用一种不记名充值卡,Opal。这个公交系统的算法跟哈士奇的骨骼一样清奇,什么每一天上限多少,七天内的上限多少,周日突然免费,机场线单独计算一个往返价格……连我这种以码代码为乐的宅男都觉得头大,很难想象白人同志们怎么搞的清楚,以及这种复杂的清算怎么能不出错不冲突。果然,Opal卡有一个巨大的bug——可以透支。简单来说,打卡进站最低需要的余额是4刀多,但如果用这个卡去机场,正价票价则是18刀左右,即使余额不足也能成功打卡出站,最后卡头出现一个最多-14刀的透支,Opal作为一张不用工本费不记名的公交卡,很多“聪明”的笨蛋们会怎么选择一点都不意外。听说作为一个广为流传举世皆知的bug,悉尼公交系统每年要少收几百万的交通费。

跳伞的时候一起碰上的香港妹子很得意的跟我们科普这个bug,最后走那天我跟媳妇商量说,“咱们别这么干”。

因为逃票是不对的啊。

夜深人静的地方也不闯红灯的原因不是因为害怕有摄像头,单纯的就是因为闯红灯是不对的,这是特别朴素的逻辑,如今居然鲜有人大方的说出来,用起来了。

特别喜欢《将夜》里的书院,因为他们骄傲啊,这种骄傲并不是简单的“在坐的各位都是垃圾”的那种傻逼式傲慢,而是单纯的对自己的价值观的自信和不可动摇性——因为这是对的,那么就是对的,旁人怎么说都没用。

其实如果这是一篇命题作文的话,我已经严重偏题了,何况没有引用典故,没有首尾呼应,俨然一篇低分作文样章。写了这些只是想说,这些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在学校里真的有机会实践的品质,才是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这些骄傲的亮晶晶的碎片们,终究会比旁的一切都重要,而高考和高考之后的一切,也许都是点缀而已。

一个高考因为做漏了一整页理科综合而考砸的大叔如是说。

以上。

写于2018年高考之夜。

No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