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iamshaynez

总算换安卓了。

过去的五年里,不止一次的想摆脱苹果生态。

阻止我的核心原因,并不是因为在iOS和MacOS生态中买软件花掉的钱,更多的是iPhotos带来的无损的照片体验。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云存储可以替代的,更多的是立体展示我的数千张照片的能力,以及随时可以唤醒的回忆。

Google Photos和OneDrive基本实现了替代,虽然在手机端还不能非常顺利的利用Picker选择照片。

足够好了,一加7还真挺香的。

以上。

Farewell Letter

Dear friends/colleagues,

July 26th will be my last day working at State Street. Leaving the firm which I have served for 10 years is an extremely difficult decision and to me it has always been a great honor knowing/working with all of you in these years.

I still remember every single project we have ever worked on, all the days/nights we have spent trying to make things better. The amazing experience I learnt from every one of you makes me a much much better person than 10 years ago, and there is not a single word can tell how grateful and proud I am of being part of this journey.

everything you’ve ever done was done by a younger, more hopeful you who you no longer are.

everything you aspire to do needs to be done by an older, more experienced you who you aren’t yet.

the paradox is that you will feel this way at every point in your entire life.

Enjoy the moment and sincerely wish all of you as well as the company a wonderful and promising future. Good luck everyone and keep in touch.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无限感激,鞠躬致谢。

 

那些无处可逃的难过。——《远山孤影》书评。

New Year Eve in Pokhara, Nepal...By Leica M240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好平淡的故事啊。

啊。

啊。

卧槽……你妹啊。

妈的……好难受。

这故事就是这个路数,难过的是就像这该死的生活一样,没有给你一点机会,让你恍然大悟,让你心里堵得慌却只能看着世界的尽头叹气。站在这冷嗖嗖的死胡同里,你回过头去看着那些自欺欺人,看着那些扭曲的记忆,才发现所有的伪装如今都变得滑稽,所有的温婉和善良的对照,都变得嘲讽起来。

“回忆,我发现,可能是不可靠的东西。”石黑一雄喜欢研究人的情绪,而回忆无疑是情绪里最隐秘的那一部分,“回忆模糊不清,就给自我欺骗提供了机会”,但最终的一结局确狠狠戳破了这个营造了整本书的温和的距离感和距离带来的怜悯,同情,善意。

满满的,无处可逃的,难过。

以上。

Hello ON1…

Snowing in Hangzhou, China. By Fujifilm XF10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最近五年,断断续续的订阅了两年多的Adobe Plan。Adobe订阅模式的其中一个卖点就是云服务,但很好奇的是,真正的摄影师有几个在工作流里使用云服务的?摄影师照片体积的量级,应该不是现阶段大部分云服务和无线带宽可以承担的。
LR和PS作为生产力工具,但大部分时候处于离线使用的它们,实在值不起每个月9.9刀啊……

所以……Hello on1 Photo RAW 2019….

Let’s see.

以上。

钉子,和锤子。

By Ricoh GR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以下很长一段,来自知乎摘抄。

「有哪些优秀的沟通思路? – 知乎」

先说钉子,再说锤子。钉子是问题,锤子是解决方案。这就是硅谷「NABC」沟通套路的精髓,能帮你向老板闪亮汇报。比如老板问:「最近忙啥呢?」这是一个典型的看似人畜无害却暗藏深坑的寒暄。很多人会跳的坑都是:直接汇报自己在忙什么。比如:


• 研发一个帮助数据清洗的内部工具…
• 调研市场上类似的同类产品…
• 访谈学术界某行业的专家…
• 理顺公司内部一个重要流程,等等… 

这些回答的共同特点是:在说清楚钉子之前就眉飞色舞地描述锤子。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是十字头螺钉呢?如果是水泥钉呢?如果是订书钉呢?再好看的锤子都白瞎了。

所以要先说钉子,再说锤子,话风是这样的:「您问我最近忙啥?是这样的,咱们最近遇到这样一个问题….。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在搞…..。」这个版本怎么样?不错,这是初级班。

中级班,要加上这个新锤子带来的好处和代价。比如:以前砸五下,现在砸三下,只贵5%。

高级班呢?还要跟这个新锤子的竞争方法进行比较。比如:我们的锤子比射钉枪效率低,但更安全,且一次性投入低。

这个套路学名叫:NABC

• N:需求,Need。这是钉子。
• A:方法,Approach。这是锤子。
• B:好处和相应代价,Benefit per Costs。这是性价比。
• C:竞争,Competition。这是跟其它方法比较。

这个套路是SRI国际(SRI International)总结的五大创新法宝中的一大法宝:NABC价值主张。SRI要求每一项创新的价值主张都包括NABC[1]SRI是谁?SRI1970年以前的全称是斯坦福研究院(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最初确实是斯坦福大学受托人设立的非营利研发组织,那还是1946年。到了1970年,SRI从斯坦福大学独立出来,1977年还在名字上加了「国际」字样。如果你不熟悉SRI这个名字,你一定听说过Siri。今天苹果手机上的语音助理Siri就是SRI旗下的公司搞出来的,后来被乔布斯相中,20104月以几亿美金被苹果收购[3]。关于Siri这个名字的来源有好几种说法,其中一种解释就是:「Siri」是在向「SRI」致敬[2]

每个人都是心有锤子的人,可惜的是太多的人急于展示自己的锤子,跟谁都卖锤子,有的人甚至压根不关心钉子在哪,只专心雕琢自己的氪金大锤……沟通的能力本身并不是单纯的语言能力,甚至不光光是表达能力,更重要的是对不同的听众,选择不同的表达方式的能力。

见过好几个英语是母语的人都写不好报告,这玩意有时候兴许是天生的。

共勉之。

以上。

《玛格丽特小镇》书评。

By Ricoh GR, Hangzhou, China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过去的十年里,因为生活的关系,处理了太多的生老病死相关事宜。逐渐的习惯这个过程以后,就对生命和和生活有了更多的淡然感。因为你看到每个人生时也不过一堆氨基酸,死后一片白灰,没有人有什么不同。从这个角度来讲,虚无主义似乎也并没有什么错,你看陵园里一排排的墓碑,又有几个真的重要的人呢?如果大家都轻如鸿毛了,那我们这些为赋新词强说的愁苦,不是很滑稽吗?

我不喜欢韩剧很多时候就是源于此,韩国电影是世界电影史极其浓重的一部分,但韩剧却如此的乏善可陈。韩剧习惯性的近乎无厘头的爱情观刻意的忽略了真实生活的几乎每一个不让人那么愉快的但是真实的方面,年纪大了以后我愈发的厌恶见到悲剧,却更愿意承认它们的无处不在,怜悯任何处在悲剧中央的人和事。

年轻的时候喜欢读蔡智恒这样的故事,因为单纯,干净,从一眼就能猜到结局但乐此不疲,我羡慕能写出这样干净心思的人。年纪稍微大了就开始喜欢读村上春树起来,因为对生活的无力和不再那么没心没肺的开心,会让人逐渐理解日本人文字里的那种无赖和被迫的犬儒主义爱情观。但欧美人不这样,他们习惯从一开始就告诉你,老子不讲道理和逻辑,但生活仍然要继续。这样的文字最难下口,你耐着性子读,他们却从不合你意,但你看到他们的执念为之倾佩,看到他们的伤感也更为感同身受,合上一个完整的故事的时候,你并不认为这是剧终,但满是赞叹——卧槽,了不起,谢谢。

幸好有书可读。

《玛格丽特小镇》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以上。

Polarr Preset – Angkor Wat / 泼辣预设 吴哥窟

命名为Angkor Wat单纯是因为这个预设是这次去柬埔寨玩临时修改的,发现其实适用范围还算广。

适用场景:

  • 日常,室外,白平衡无大偏差。
  • 画面有较大光比,有主体拍摄物或者人物希望突出。(窗口,树荫等场景)
  • 绿色环境为佳,因为只对HSL中的绿色做了一些小调整。
  • 为了适应亚洲人皮肤,对HSL中的橘色做了一些进一步的降饱和以及高亮处理,有的照片也许不适用或者有反效果,需要酌情调回来。

使用步骤:

  1. 套用预设。
  2. 进入局部调整,选中已经出现的原型局部,调整位置到合适的主题拍摄物位置和大小。
  3. 进入【调整】-【光效】- 【曝光】【亮度】【对比度】,调整整体曝光到最合适的位置。
  4. ** 其他任何适合你照片的小调整,比如磨皮神马的……

例子:

Continue Reading

骄傲比高考会重要一点点。

Cambodia, by Leica M240, 7artisan 35mm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悉尼的公交系统使用一种不记名充值卡,Opal。这个公交系统的算法跟哈士奇的骨骼一样清奇,什么每一天上限多少,七天内的上限多少,周日突然免费,机场线单独计算一个往返价格……连我这种以码代码为乐的宅男都觉得头大,很难想象白人同志们怎么搞的清楚,以及这种复杂的清算怎么能不出错不冲突。果然,Opal卡有一个巨大的bug——可以透支。简单来说,打卡进站最低需要的余额是4刀多,但如果用这个卡去机场,正价票价则是18刀左右,即使余额不足也能成功打卡出站,最后卡头出现一个最多-14刀的透支,Opal作为一张不用工本费不记名的公交卡,很多“聪明”的笨蛋们会怎么选择一点都不意外。听说作为一个广为流传举世皆知的bug,悉尼公交系统每年要少收几百万的交通费。

跳伞的时候一起碰上的香港妹子很得意的跟我们科普这个bug,最后走那天我跟媳妇商量说,“咱们别这么干”。

因为逃票是不对的啊。

夜深人静的地方也不闯红灯的原因不是因为害怕有摄像头,单纯的就是因为闯红灯是不对的,这是特别朴素的逻辑,如今居然鲜有人大方的说出来,用起来了。

特别喜欢《将夜》里的书院,因为他们骄傲啊,这种骄傲并不是简单的“在坐的各位都是垃圾”的那种傻逼式傲慢,而是单纯的对自己的价值观的自信和不可动摇性——因为这是对的,那么就是对的,旁人怎么说都没用。

其实如果这是一篇命题作文的话,我已经严重偏题了,何况没有引用典故,没有首尾呼应,俨然一篇低分作文样章。写了这些只是想说,这些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在学校里真的有机会实践的品质,才是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这些骄傲的亮晶晶的碎片们,终究会比旁的一切都重要,而高考和高考之后的一切,也许都是点缀而已。

一个高考因为做漏了一整页理科综合而考砸的大叔如是说。

以上。

写于2018年高考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