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子,和锤子。

Categories I am a Nobody
By Ricoh GR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以下很长一段,来自知乎摘抄。

「有哪些优秀的沟通思路? – 知乎」

先说钉子,再说锤子。钉子是问题,锤子是解决方案。这就是硅谷「NABC」沟通套路的精髓,能帮你向老板闪亮汇报。比如老板问:「最近忙啥呢?」这是一个典型的看似人畜无害却暗藏深坑的寒暄。很多人会跳的坑都是:直接汇报自己在忙什么。比如:


• 研发一个帮助数据清洗的内部工具…
• 调研市场上类似的同类产品…
• 访谈学术界某行业的专家…
• 理顺公司内部一个重要流程,等等… 

这些回答的共同特点是:在说清楚钉子之前就眉飞色舞地描述锤子。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是十字头螺钉呢?如果是水泥钉呢?如果是订书钉呢?再好看的锤子都白瞎了。

所以要先说钉子,再说锤子,话风是这样的:「您问我最近忙啥?是这样的,咱们最近遇到这样一个问题….。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在搞…..。」这个版本怎么样?不错,这是初级班。

中级班,要加上这个新锤子带来的好处和代价。比如:以前砸五下,现在砸三下,只贵5%。

高级班呢?还要跟这个新锤子的竞争方法进行比较。比如:我们的锤子比射钉枪效率低,但更安全,且一次性投入低。

这个套路学名叫:NABC

• N:需求,Need。这是钉子。
• A:方法,Approach。这是锤子。
• B:好处和相应代价,Benefit per Costs。这是性价比。
• C:竞争,Competition。这是跟其它方法比较。

这个套路是SRI国际(SRI International)总结的五大创新法宝中的一大法宝:NABC价值主张。SRI要求每一项创新的价值主张都包括NABC[1]SRI是谁?SRI1970年以前的全称是斯坦福研究院(Stanford Research Institute),最初确实是斯坦福大学受托人设立的非营利研发组织,那还是1946年。到了1970年,SRI从斯坦福大学独立出来,1977年还在名字上加了「国际」字样。如果你不熟悉SRI这个名字,你一定听说过Siri。今天苹果手机上的语音助理Siri就是SRI旗下的公司搞出来的,后来被乔布斯相中,20104月以几亿美金被苹果收购[3]。关于Siri这个名字的来源有好几种说法,其中一种解释就是:「Siri」是在向「SRI」致敬[2]

每个人都是心有锤子的人,可惜的是太多的人急于展示自己的锤子,跟谁都卖锤子,有的人甚至压根不关心钉子在哪,只专心雕琢自己的氪金大锤……沟通的能力本身并不是单纯的语言能力,甚至不光光是表达能力,更重要的是对不同的听众,选择不同的表达方式的能力。

见过好几个英语是母语的人都写不好报告,这玩意有时候兴许是天生的。

共勉之。

以上。

文字应该有的样子——《毫无意义的热情》 书评。

Categories I am a Nobody

在学校的时候看过很多小说,传统的,网络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把时间看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有限的时间便越来越多的去看一些相对更严肃认真的文字,似乎这样的文字更容易沉淀出些东西来,这样的文字更有样子一些。

但回过头去看,我几乎不太爱看女人的文字,总觉得水汽重,要么寡淡,要么就是女式古龙水的味儿太浓,怎么都不习惯。张爱玲算是个例外。很多年以前尝试去看她的书,可是怎么都看不进去,后来《小团圆》以后,突然觉得这个味对了,这书里的人物有念想,有活着的样子,有沉淀。就像极好的酒,一直喝下去虽然享受,但不踏实,直到看到酒里浮着的糟,便放下心来,这一路心里烧的似乎着地了,再不担心会上头。

这样的文字是有大生活的,骨子里对生命有尊敬,见过光怪陆离,也明白朴素即美,两相比较心里门清,笔上才能把所有是非写得清淡,但写得唯妙。这是真的了不起,是真的一辈子学不来。

与之相对的,则是另外一种样子,像云那样的软,干净,自然,一仔细钻进去,却发现什么都没有,都散了。天昭像个过客,谦虚,惶恐,但是满不在乎。见到悲也不会流泪,见到欢也不会大笑,可你跟着她看过这些,却会嘴角上扬,心想一点没错,就是这么回事。然后合上书,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也。

天昭的文字就像这些云,自然而然,无色无味,了不得。它们看起来没有形状,见到它们的人根本没办法用语言跟第二个人描述它的样子。可你见过了,就忘不了了,你知道它们存在,你清楚它看起来是那么漂亮,你也比任何人都明白,它们本身并无意义。

我私以为,便是这些云和云之间偶尔吹过的小风,才是**文字应该有的样子**

———— 刘天昭 《毫无意义的热情》 书评

以上。

《夜曲》书评。

Categories I am a Nobody
Beng Mealea, Cambodia. By Leica M240 by Xiaowen Zhang on 500px.com

事实上,「浪漫」这个词儿如今早已透着些俗气的味道。幸好「浪漫主义」还没。

人们对浪漫的事儿总是有些追求,至差也会是叹惋之情。因为浪漫源于对现实平庸的麻木不仁的超脱,用更不理性的方式去实现理性里的一切,而对浪漫的追求往往意味着人们同时希望得到一件事的两面:美丽的过程,和美丽的结果。

百年孤独里的浪漫主义是有力的, 奥雷里亚诺对内心正义的坚决,面对战争,死亡,孤独总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发出最铿锵的灵魂之音。而黑石一雄笔下的浪漫是至温柔的,你很难想象如此平顺的故事和文字可以如此的撩动人心里最柔软的一些地方,但《小夜曲》做到了。

全书一共五个关于音乐的故事,没有开头,没有结尾,缓缓交代给你一些人,一些事,这很要命,因为以浪漫主义为核心的故事往往意味着和现实的格格不入,意味着故事的进展往往没有痕迹可寻,而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从不按照常理出牌,可牌的背面总是有绚烂的色彩,你看不清楚,却也放不下去。这本书其实是三个月以前读的,可如今提起,是因为仍然有一句话很难忘记,故事讲的是一个自诩大提琴大师的女人指导一个男人练琴,可这个女人自己却完全没有碰过琴,她说:我确实是一个大师,只是我的才能还没得到挖掘。这句话精彩的地方在于,它告诉你一个最残酷的事实:每个人都可能才华横溢,但我们并没有足够多的机会去看到自己的天赋,一生便已过去。故事的最后,两个人生并没有产生更多的交集,淡淡收场,就像一个声音悄悄的告诉你:什么都是可能的,但你永远不会真的知道。

而真的换成我自己的一句话来说,便是:如今的你我从未有过当初期许的那般好,但时光已然不可逆转。

于是我们回过头去看曾经走过的路,路上满是雾霾,太多的地方模糊不清,唯有一路的浪漫主义闪闪发光而已。你觉得呢?

以上。

写于201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