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货币的瞎几把说(3)——一个抄来的故事。

关于货币的瞎几把说(3)——一个抄来的故事。

I'm a Writer

这是个好故事,是很多货币理论里都会讲的故事。我把它抄来的原因,是这个故事可以一路从远古,用到近代,用到未来,用到如何理解中国,如何理解美元,如何理解债务结构,理解央行,理解人民币国际化。

说远了,先说故事。

这个故事的开头,是牛和羊之间人们最需要的中间件,经过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磨合进化,终于被挑选了出来,这个中间件是金子。

人们用黄金购买货物,人们出售自己的商品换取黄金,黄金单价足够高,无法仿制,易存储,在纸币技术出现之前几乎是完美的通货。

但问题来了,当我把一头牛卖了,换来了一坨一共三两黄金;然后我想到市场上买一只鸡,鸡贩子说,我的鸡三两黄金可以换十只,但我没有碎金子,客人请自备零金(姑且这么叫)。

这样的困境如今的中国大陆,怕是几乎没有什么人遇到过了,因为“钱找不开”这种尴尬的局面,在数字化支付的时代一去不复返。几年前,我们拿着一张一百块的钞票,在小卖部买水的时候,每每都是这样的窘迫。因此,通货非常重要的一个属性,就是容易拆。

黄金毕竟不是人人都会熔炼的,于是我找了一个金匠,说帮我把这个三两的金块块给熔了,分成十个小块块,我要去买鸡(哈?)。金匠说没问题,但工期需要三天。于是我把金块留在了金匠这里,金匠开了十张收条给我,每张都写着:凭此条取回黄金0.3两(我错了,例子举的不好)。

可今天大吉大利,我想吃鸡等不了金匠三天咋办呢,我就跟卖鸡的大哥商量:我的金子呢压在金匠那里,我给你一张收条,回头你去金匠那里一样能领到金子的,你就先换给我一直鸡成不?卖鸡的认识那个金匠,知道这收条应该靠谱,于是就同意了。

于是第一次,我不直接使用黄金这个通货本身,实现了一次自由交易,这张收条,就是纸币的最初形态。我,金匠,黄金,收条,从此在这个世界的金融历史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到今天仍然还在书写。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