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货币的瞎几把说(6)——这个故事的总结。

关于货币的瞎几把说(6)——这个故事的总结。

I'm a Economics

这个金铺,金匠和欠条的故事,也许不太恰当,但至少从定性的角度,理顺了以下几个概念。

故事里的欠条,就是货币。货币承载的,只是商品交换的媒介,让商品的交换更方便,单位更自由,但货币本身是完全没有价值的,仅仅是媒介而已。

故事里的金子,就是最初的本位金属,乃至如今仍然存在的金本位中的黄金。黄金本位给货币本身赋予了价值担保,确保了一定程度上的货币总量,让商品交换过程中货币实际发挥媒介作用的时候,交易双方都放心了一些。

故事里的金铺,就是央行。央行负责发行所有的欠条,而在人类历史上的非常非常长的时间上,大部分国家的央行或者承担央行职能的部门,都以某一种贵重的东西作为本位发行货币。

故事里最重要的一个概念,是金铺老板写欠条的时候,是作为“欠债”记下来的。在我们的大部分常识里,无论银行,还是个人,把钱给另外一方的时候,都是向外借出了资金,即使要记账,也一定是作为应收账款(资产)记录的。这个世界上只有央行,放出去的货币在央行的小本本里,不是作为资产,而是作为债务记下来的。这个不同,也许是理解(至少是定性的理解)宏观货币政策的一个关键。

既然是欠债,赊的是啥?是猪牛羊鸡,是衣食住行,是实体经济呀。

货币政策真的很抽象,但想明白了以后,除了没什么卵用之外,也真的挺有意思的。

思考没有用,但是有趣啊。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