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乡。

理想乡。

April 12, 2012
I'm a Writer
Saber 温柔的理想乡

那是个漫长的,战乱的时代 

国王相信魔术师的预言,期待着一个优秀的继承人 

可是生下的小孩,并不是国王所期待的人 

那孩子,不是男孩 

— Fate Stay Night 第十一日

这个故事终究不是真实的,但其中的深意却让人心向往之。我喜欢各种故事里执着的人,因为执着的背后是坚定的明白自己的心意,这是让每一个普通生命发光的唯一办法,没有捷径。

随着年纪的增长,脑海里有了永远超越过去的记忆堆叠的数量,这些回忆让人惶恐不安,因为你从未料到自己竟然已经走过了如此长的岁月,少年时光尚未走远,那时的快乐日子似乎无穷无尽,哪能料到转眼如今已满脸胡渣的扮着沧桑,傻气,傻气不已。

没有人不喜欢Saber,这个注定要成为王的女子用一把温柔剑把原本残酷的圣杯之战生生劈出了令人动容的弦音,三四年之前一个夜里,一首「孤独の巡礼」让我震惊于这个故事的感染力,也让我从此明白了这世间最美的故事最美的人,一定是有时间加持的,坚强,偏执,善意,温柔,这些词儿兴许是优点,兴许不是,但在时间的面前终究会化作无人可以撼动的美丽缩影,再也不会轻易泯灭。执着为始,目的为终,没有人可以简单的说清生命的终点应当怎样,二十几年的岁月里,我有幸或不幸的见到了不同生命最后的归程,这并非令人愉悦的经历,却让人不由得在一个尚不应该如此做想的年纪去考虑那身后的模样。

于是佛说:有生皆苦。

于是菩萨说:生若无苦楚,去有何安乐。

终究还是没人能真的看到生命终点的模样,可我却不愿成为自己眼里见到的那副光景,因为一切安逸和享受后来都会无意外的化作不甘和贪念,在那可以数出光阴的最后日子里化作利刃分分入肉,亚瑟王用一生的无情换来战场上的不败,换来爱戴,换来强盛,换来永恒的理想之乡,传承之,执着之,忍耐之,最美无二,神佛动容。

于是我突然想着,这就对了。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