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左,天才在右,我们都是中间的傻逼。——《叛逆的思想家》书评。

天才在左,天才在右,我们都是中间的傻逼。——《叛逆的思想家》书评。

I'm a Reader

很长一段的时间,我最喜欢的作家是李海鹏。作为中国最好的记者之一,他有着并不会泛滥的让人讨厌的人文关怀,却有着泛滥成灾的语言能力。这样的人写出的报道,真实,有感染力,有观点,但不做作。虽然因为《大地孤独闪光》这本书知道了李海鹏,却因为《佛祖在二号线》这本专栏随笔集而变成了他的脑残粉。

李海鹏自己的说法,他并不太喜欢《佛祖》里自己的文字。但我喜欢。

这几乎是中文文字我能想象的最美好的形态,自由,准确,理想主义;一个有着过剩的天才的文科生,落在世间最自由的样子,大抵就是如此吧。

皮耶尔乔治·奥迪弗雷迪大约算是另外一个极端,一个有着过剩的智商的理科天才,用独特甚至偏执的视角看待这个世界,用过剩的智力分析这个世间的一切,一点一点掰碎了给你看。

之前有一本书叫《看不见的城市》,以马可波罗和忽必烈之间的对话作为框架,描述了现实和虚幻交织的几十个城市的模样。那本书的文学性是如此的浓郁,以至于我偶尔还回去翻过几个记不清楚的句子。结果奥迪弗雷迪告诉我,那本书的结构是用几何模型计算出来的,文学……是可以被建模的。

我日。

也许这才是理科天才真正的形态,文学,音乐,宗教,哲学,政治,最终不过是一些数学和另一些数学的组合而已,一切都可以分析,一切都可以建模。他不是针对某一个人,他只是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辣鸡不值一提。

去年看了这大哥的另一本书叫《人类愚蠢词典》,我的评价是一个高智商的喷子。如今……智商落差最尴尬的就在于,他的喷点你甚至看不懂,而你根本也没有被喷的资格。

何其有幸,文科的天才,理科的天才,通过书本都能落到我的眼前。我一边读着,一边夹在中间,认清了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平庸,好不幸啊。

摊手,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