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GFW的推特随笔记录。

关于GFW的推特随笔记录。

I'm a Writer

我的本职工作是程序员,同时因为混迹传统金融行业,在外资中资都呆过,也接触过国外的金融监管和国内的金融监管。同时出于兴趣,也考了CFA和FRM这样的金融相关的玩意,当时的目的更多是让我从能从业务部门的视角去理解我做的项目,如今却成为了我理解金融世界和一直以来思考的基础知识的一部分。

我接触电脑和网络都挺早的,9x年……自然也经历过墙的建立,谷歌的退出,推特维基等逐渐被拦住的过程。作为一个技术工作者,曾经我对墙的评价是:对中国软件科技行业带来不可逆的伤害,某人迟早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也曾经和很多网友一起祝福过病魔战胜方校长。

但最近几年逐渐的读书和学习,有几个方面的接触让我对曾经笃定的这个观点产生了调整。
美国长臂管辖权
近代货币战争的历史
今年发布的《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 

先说货币战争史部分,因为这是近代全球金融绕不过去的核心话题,也是如今的美国之所以是美国的核心原因(没有之一)。
从戏说的角度,推荐《历史上的十次货币战争》。
从相对更系统的理论一点,推荐《现代货币理论》。
相对更中国视角一点,强推《汇率的博弈:人民币与大国崛起》。 

简单来说,二战以后,美国运用二战期间战争财积累下来的黄金储备,建立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核心的全球美金货币体系。之后再利用积累起来的霸权,建立了以石油交易结算为核心的美元结算体系,至今仍然在延续名存实亡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点,1971年尼克松宣布的是“暂停”美元承兑黄金。  尼克松的用词上字面意思本身似乎并非“终止”而只是“暂停”,但转眼50年过去……

这就是美元霸权的缩影——你没地儿讲理。  但美元体系的核心价值,当然就是让美国作为美元发行国,可以站在全球财富的角度通过调节美元总量来确保美国永远获得超额的利润。

近代开始历史上所有的货币战争,本质上就是美元对一切挑战美元地位苗头的货币的打击。包括伊拉克战争等一系列的石油战争,也是如此。套用美国国家政策机构常用的一句话:“We don’t tolerante peer competitors”,这就是美国对外政策的唯一标准,也是美国的国家核心利益——世界上只能有一个霸权。 

说了这么多并不是瞎扯,只是希望描述这个一个这个时代唯一的背景:美国是个通过货币地位谋取超额利润的头部企业,并且没有任何反垄断法可以约束这个头部企业,因此他可以自由的把这些超额的利润,尽可能的投入到保证他头部垄断地位的一切地方。

20世纪以来,毫无疑问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互联网无比重要,这些超额利润理所应当的流入了互联网,流入了一切可以被操控的信息平台,确保世界主流的思想进程是受控的。
 
然后说长臂管辖权。

推荐《隐秘战争》和《美国陷阱》,这是欧洲人写的书,从美国盟友的角度讲讲这牛逼法律美国是如何使用,甚至用在盟友身上的。 

长臂管辖的核心解读是,当一件事中有任何一个环节使用到了属于美国的资产,就需要适应美国法律,否则就可能被追究违反美国法律的责任。包括:美元,美国的服务器,美国的软件,美国的算法……这一套非常反常规的合规法律原则,连我厂自己的法律团队都很崩溃(因为WinSCP内部的AES等算法属于美国算法,所以虽然是开源软件,但怕有法律问题所以差点不准用)。

例子之一:不论在世界哪个角落,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一家公司曾用美元交易、用美元计价签订合同,或者仅通过设在美国的电子邮件服务器收发、存储过邮件,美国政府就认为对这家公司拥有司法管辖权。其依据,则是美国《反海外腐败法》。 

插一句,目前中国金融业逐渐的去美国算法,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应对对方的无赖而已。很可惜,只要技术需要落地在现实世界,那么美好开放自由的乌托邦就不存在。我厂苦苦的用SM3替代SHA,SM2替代非对称加密,SM4替代分组密码做敏感数据加解密……许多都是没有开源方案的场景,被迫自己造轮子。  做技术的人,谁不想创造更多的价值,更少的重复造轮子呢? 

如今互联网已经进入了N.0时代,云成了大家耳熟能详的词。但无论云技术看起来多么自由自在,所有的云服务器的背后,仍然是扎扎实实落在地面上的一个一个数据中心。这些数据中心所在的地方,是某一个国家的领土,背后是某一个国家的法律,无一例外。

对应的,中国也有网络安全和信息保护的相关法律。其中规定了重要信息的境内落地和出境限制要求,及落在境内的相关数据或服务,需要遵循的法律规范。 关于谷歌为什么退出的其中一个说法如下:

这话也许放到10年前,谷歌仍然有不作恶的光环,推特仍然是自由世界的言论窗口,业务更少有人会相信。 我们见识了2020年这些巨头们的所作所为,以当今的谷歌,推特,脸书在美国国内和国际政治上扮演的角色,如果他们的服务器胆敢落地境内……这几个企业的高管都是一辈子不可能安全合法入境。美国头部企业的地位带来的超额利润,使得美国多年来一直控制着互联网里的所有主流信息,多年来在推特的经验让你看到,你几乎是没有办法用英文和外国人正常交流中国话题的,因为大部分时候,对面就像来自一个英文版的微信朋友圈专家,会很容易的对人类的未来感到绝望。
 
这些企业以开展在华业务为目的,却并不愿意遵守中国法律(或者可以解读成,知道无法遵守),坦率地说,我并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可以更准确的描述这个薛定谔的状态。

近年来,Internet Sovereignty一次逐渐被国内外学者提起。欧洲这样的世界重要选手,也被迫开始谋求在互联网世界“自保”的能力。很多学者认为,真正拥有互联网主权的国家只有美国和中国。前者是个流氓,后者则是因为GFW。 一定程度上,这是我们这样的对互联网世界充满了敬意和梦想的技术工作者的悲伤。 

一方面,它挡住了想要出去的冒险家们。一方面,它确实也挡住了外敌的入侵。我并不认为挡住想要出去的人是墙的所有的恶,挡住想到进来的外敌,自然就是其有效的另一面了。墙是有两面的。

在中国拥有余力把资源投入在信息对抗(你知道美国这方面的国防投入有多少吗?)上之前,这堵墙也许是唯一的保证信息和数据主权的方法。 反过来复盘过去二十年中国的发展,我个人越来越觉得,这堵墙也许真的不是最优解,也更不会是最优雅的解,但……它有效。 

我自己是技术工作者,这堵墙的存在毫无疑问是让人悲伤的。但随着阅历的增长,去过越来越多的国家,读了越来越多的书,见识了越来越多的外媒(我基本上上下班的时候每天听一些YouTube上的英文新闻,保持一点更新),我无法说服自己说,这堵墙的存在是利大于弊的,但由衷的觉得,它似乎也有存在的道理。 

历史没有如果。 没有人可以断言如果2000年时候的中国做了不同的选择,是否会有不同,是否有更优更透明和美好的解;我也似乎并没有足够的见识和格局,让我做出一个大概率可以更好的决策来。 只是如今不再是青年的我,却悲伤的发现,这个世界许多的美好背后都不过是一厢情愿。 

写了这么多,只是从我的认知里,来解释我眼里的墙。就像我上面写的,我无法说服自己说墙利大于弊,但我很难单方面的再用“墙国洗脑”这种太纯粹的臆断来做关于这个话题的表达。2021年颁布的《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 ,配合华为抖音区块链等等过去几年发生的一切,难道还不清晰吗?

对了,我不是党员。 一辈子也不会加入党派。

而且目前绝大部分的职业生涯都在外资企业混迹,包括目前。 利益不相关,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