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比高考会重要一点点。

I'm a Writer

悉尼的公交系统使用一种不记名充值卡,Opal。这个公交系统的算法跟哈士奇的骨骼一样清奇,什么每一天上限多少,七天内的上限多少,周日突然免费,机场线单独计算一个…

Knowledge Architecture。

I'm a Photographer

経営者が過去を洞察して反省し、謙虚な姿勢を崩さない。そのうえで自分は日々会社の歴史を作っているという自覚を持つ。そういう姿勢と自覚を持つ経営者だけが未来を築い…

理想乡。

I'm a Writer

Saber 温柔的理想乡 那是个漫长的,战乱的时代 国王相信魔术师的预言,期待着一个优秀的继承人 可是生下的小孩,并不是国…